龟兹石窟多元文化交融并会 成就三大艺术风格体系

2017-04-25 | 文/赵莉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龟兹古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西域大国,其疆域以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为中心,包括拜城、新和、沙雅、乌什和巴楚等县,东西千余里,南北六百余里。龟兹的北部是高耸的天山,这里不仅蕴藏着金、铜、铁、铅、锡等丰富的矿产资源,而且自古就是西域的冶铁中心,所产铁器远销西域三十六国,至今在库车地区仍可见到不少汉、唐时代的冶炼遗址。天山积雪汇流而成的渭干、库车等河流一泻千里、纵贯境内,浇灌着万顷良田。龟兹盛产麦、稻、麻、葡萄、石榴、桃、杏、梨等农林作物。畜产品有马、牛、羊、细毡等。这幅员辽阔、物产富饶的土地哺育了古代的龟兹王国和龟兹文化。

龟兹地处塔里木盆地的北沿,自古以来就是沟通中西方交通的桥梁。随着丝绸之路的开辟和发展,龟兹地区经济繁荣、文化昌盛,与中原关系极为密切,几度成为西域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历史赋予龟兹以豁达开放、兼收并蓄和独具魅力的文化特色。世界各种文化,如希腊、罗马、印度、波斯和中原汉文化都曾在此汇集,并创造出绚丽多彩的古代龟兹文化艺术。

佛教东渐,自中亚首及我国新疆地区。龟兹是佛教最盛的地区之一,它西承印度、犍陀罗佛教的续脉,东启新疆以东内地佛教的发展,是北传佛教的重要纽带和阶梯。

现在在新疆拜城县、库车县和新和县境内遗存有许多古代佛教石窟群,统称为龟兹石窟。现存比较集中的石窟群有克孜尔、库木吐喇、森木塞姆、玛扎伯哈、克孜尔尕哈、托乎拉克艾肯、台台尔、温巴什、苏巴什以及阿艾石窟等,保存洞窟总计达600余个,壁画约1万平方米。这十处石窟群先后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龟兹石窟群分布比较集中,洞窟形制类型完备,壁画题材内容丰富。随着佛教东渐而出现的东西文化交融现象也有脉络可寻。龟兹石窟影响着西域和中原佛教石窟艺术的发展。因此,龟兹石窟不仅在中国佛教艺术史上占据极为重要的位置,在中亚佛教史上也占有重要的地位,它是联系中亚和东方佛教文化艺术的桥梁和纽带。

龟兹石窟的艺术风格基本上分为三大体系:龟兹风、汉风和回鹘风。

龟兹风是指在本地传统文化基础上吸收外来因素,逐渐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佛教艺术风格。龟兹风洞窟形制和壁画是有特定的内容和形式,形成了长期而相对稳定的具有鲜明的民族和地域特色的一种艺术模式。

龟兹风洞窟主要有以下特点:

1、中心柱式洞窟的出现。龟兹中心柱窟与印度的支提窟有一定的渊源关系,但主要还是龟兹佛教信仰与龟兹本地的地质特点相结合的产物。龟兹石窟中心柱窟壁画题材除了晚期少数洞窟满绘千佛外,绝大部分洞窟描绘的是释迦牟尼的种种事迹,体现出小乘佛教“说一切有部”的“唯礼释迦”和尊崇“一佛一菩萨”的观念,即只承认现世的释迦牟尼佛和弥勒菩萨。

克孜尔第17窟主室前壁上方半圆端面 弥勒说法图

克孜尔第17窟主室前壁上方半圆端面 弥勒说法图

克孜尔第8窟主室左侧壁 佛说法图

克孜尔第8窟主室左侧壁 佛说法图

龟兹石窟中心柱窟主室正壁为主尊释迦佛,前壁入口上方的的壁面上描绘的大部分是弥勒菩萨在兜率天宫说法的场景。主室两侧壁绘因缘佛传(一般也称为说法图)。券顶绘佛本生和因缘故事。后甬道和后室表现的是涅槃题材。

克孜尔第8窟主室右券顶 菱格故事画

克孜尔第8窟主室右券顶 菱格故事画

克孜尔第8窟主室左券顶 菱格故事画

克孜尔第8窟主室左券顶 菱格故事画

僧侣和信徒在进入主室后,先礼拜主尊,观两侧壁和券顶的释迦牟尼事迹,然后右旋进入甬道和后室观佛涅槃像。最后,出后室观主室前壁的弥勒。这样就构成了礼主尊——观佛“本生”“因缘”和“佛传”——观“涅槃”的礼拜序列。龟兹地区山体岩石酥松、易塌毁,而中心柱却起到了支撑岩体的作用。中心柱窟是龟兹佛教建筑艺术史上的一大创造。

克孜尔第38窟后甬道正壁 涅槃图

克孜尔第38窟后甬道正壁 涅槃图

克孜尔第171窟后甬道正壁 涅槃图

克孜尔第171窟后甬道正壁 涅槃图

2、菱格构图。在龟兹石窟中,将描绘释迦牟尼于过去无数劫中,以种种不同的身份行菩萨道,即行善、乐施、持戒、精进等行为和业绩的本生故事以及描绘佛成道后游化四方、传经布道、普度众生和诠释因缘的种种事迹的因缘故事,普遍以单幅菱格形式构图,并以菱格为基本单元四方连续的图案化的结构描绘出来。在早期的壁画中,菱格构图不很明显,后来逐渐成熟并模式化,成为龟兹壁画最主要的构图形式。中心柱窟券顶满绘排列整齐的几列菱格,少则几十,多则近百,每个菱格内绘一个本生或因缘故事画。菱格构图的独创性和多样性及其布局的繁密性和一体性,成为龟兹石窟艺术的突出成就之一

3、线条、晕染和色彩。龟兹风壁画的用线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用硬笔勾线,线条均匀而扑拙。另一种线条则细劲刚健,细而不弱,圆转优美,富于弹力。唐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论尉迟乙僧的画时说:“小则用笔紧劲、如屈铁盘丝,大则洒落有气概。”龟兹壁画的用线正是“屈铁盘丝”的形象注解。所谓“屈铁盘丝”,一方面是指线条的粗细变化不大,另一方面则是指线条的组合。凡是佛或菩萨等宽大的袈裟和袍裙衣纹都是用U形线套叠组成,两三根一组,随体形变化而变化,U形的转折变圆或变尖,如“屈铁盘丝”之状,亦如湿衣贴体,所谓“曹衣出水”的样子。龟兹风壁画表现人物的另一种重要手法则是晕染。画家把人体分解成大小长短不同的圆柱体或圆球体,在边沿涂上较深的赭红色,从边缘向中央逐渐渐淡,最终消失,达到了表现体积感的目的。龟兹风壁画多用原色,如石青、石绿、朱砂、土红等。底色多用重色,人物裸露部分多用亮肉色,调子厚重。

克孜尔新1窟后室券顶 飞天

克孜尔新1窟后室券顶 飞天

克孜尔第17窟主室右券顶 昙摩钳太子闻法投火坑

克孜尔第17窟主室右券顶 昙摩钳太子闻法投火坑

汉风:龟兹与中原早在公元前就有密切的关系。到了唐代,这种关系发展到更高的阶段。贞观十四年(公元641年)唐于西州交河设立安西都护府。公元658年,将安西都护府从交河移治龟兹,并升为安西大都护府。从此,龟兹成为天山以南,包括葱岭以西广大地区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公元808年,吐蕃最后陷安西,至此,唐朝结束了对龟兹的统治。唐代先后管辖龟兹一百多年,其间大批汉族官吏、士兵和民众及僧侣移居龟兹,带来了中原的文化和汉化的大乘佛教。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14窟主室正壁 西方净土变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14窟主室正壁 西方净土变

距安西都护治所、龟兹国都伊卢罗城较近的库木吐喇石窟成为当时汉风佛教艺术的中心,出现 了一批汉风洞窟;此外,1999年在库车县克孜利亚峡谷内发现了一处典型的汉风洞窟——阿艾石窟。

库木吐喇的汉风洞窟和阿艾石窟完全是唐代汉人所建,壁画内容反映的是中原大乘佛教的净土思想。它与龟兹本地的佛教思想和艺术形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系统。龟兹本地石窟内容是小乘佛教思想为主,兼有大乘。从艺术上讲,在建筑、构图、造型、装饰、用色等方面都保持着本地的特色。阿艾石窟和库木吐喇汉风洞窟完全采用了中原敦煌式样。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14窟主室正壁 观世音菩萨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14窟主室正壁 观世音菩萨

唐代僧人慧超在《往五天竺国传》记录了盛唐时期龟兹国的佛教情况:“……又从疏勒东行一月至龟兹国,即是安西大都护府,汉国兵马大都集此处。龟兹国,足僧足寺,行小乘法,吃肉及葱韭等也。汉僧行大乘法。……开元十五年十一月上旬至安西,于时节度大使赵君。□且于安西有两所汉僧住持,行大乘法,不食肉也。大云寺主秀行善能讲说。先是,京中七宝台寺僧。大云寺都维那名义超,善解律藏,旧是京中庄严寺僧也。大云寺上座名明恽,大有行业,亦是京中僧。此等僧,大好住持,甚有道心,乐崇功德。龙兴寺主名法海,虽是汉儿生安西,学识人风不殊华夏。”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到,安西都护府时期,龟兹本地佛教与汉地佛教是并存发展的。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14窟主室正壁 大势至菩萨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14窟主室正壁 大势至菩萨

汉风洞窟在壁画题材内容、布局构图、人物造型、装饰纹样、绘画技法等方面都具有鲜明的中原地区汉族佛教艺术风格,或受到中原佛教艺术的强烈影响。汉风洞窟有以下特点:一、经变画的出现,这是唐代以来流行于中原地区的一种佛教绘画的表现形式,是汉风洞窟的重要特点。这时期出现的经变画有:观无量寿经变、东方药师变等;二、窟顶满绘千佛是汉风洞窟的又一特色;三、汉式尊像图的出现,是这时期壁画题材的另一特色。尊像图多绘在中心柱窟的甬道外侧壁,取代了龟兹风中心柱窟甬道外侧壁常见的舍利塔以及与佛涅槃相关的佛传故事和立佛造像等;四、洞窟内的装饰图案也表现出浓郁的中原风格,诸如团花、卷草边饰、茶花边饰等以植物纹样变形而成的图案以及汉式云朵。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11窟主室券顶 千佛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11窟主室券顶 千佛

阿艾石窟主室右侧壁 药师佛

阿艾石窟主室右侧壁 药师佛

回鹘风:公元840年回鹘西迁,龟兹地区遂处于回鹘控制之下。回鹘原在漠北时期就深受汉文化的影响,回鹘信仰佛教后,接受的是中原汉地大乘佛教。回鹘佛教文化与汉地佛教文化没有佛乘上的根本区别。回鹘西迁后,在龟兹修建和改建的石窟,实际上是唐代汉风洞窟的继续和发展。在艺术风格上,回鹘风首先以汉风为基础,又吸收了龟兹本土艺术,更重要的是,发扬了自己的文化传统,形成符合本民族爱好和审美观的风格和特色。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45窟主室右券顶 因缘故事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45窟主室右券顶 因缘故事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45窟主室右侧壁 毗卢遮那佛与千佛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45窟主室右侧壁 毗卢遮那佛与千佛

回鹘风洞窟的特色为:绘画颜色多用土红色,热烈温暖;人物形象多用墨线、红色或色块来表现;立佛头光和背光多用彩条纹和火焰纹;这时出现了汉文和回鹘文两种文字合璧的供养人榜题。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45窟主室右券顶 佛光背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45窟主室右券顶 佛光背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79窟主室坛基正面 回鹘供养人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79窟主室坛基正面 回鹘供养人

龟兹石窟中,克孜尔石窟是龟兹风的典型代表,库木吐喇石窟则以多元文化并存而闻名遐迩。

龟兹石窟正处在葱岭以西阿富汗巴米羊石窟和新疆以东诸石窟群之间。其中作为龟兹石窟典型代表的克孜尔石窟所保存早期壁画的洞窟和大像窟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巴米羊,而其早期洞窟的具体年代至少要早于敦煌莫高窟一百年左右。龟兹石窟在本地传统文化基础上吸收外来因素,融合印度、希腊、罗马、波斯和中原文化为一体,逐渐发展,形成了长期而相对稳定的具有鲜明的民族和地域特色的龟兹石窟艺术模式。

克孜尔石窟第38窟主室前壁半圆端面 闻法天人

克孜尔石窟第38窟主室前壁半圆端面 闻法天人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克孜尔石窟第38窟主室券顶 船师渡佛过河

克孜尔石窟第38窟主室券顶 船师渡佛过河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克孜尔石窟第188窟主室正壁 金刚力士

克孜尔石窟第188窟主室正壁 金刚力士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龟兹石窟在丝绸之路衰微和宗教更迭中湮没于历史尘埃之中。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西方掀起的西域探险热潮,先后有俄国、日本、德国和法国等西方探险队来龟兹石窟考察,大量的壁画、雕塑和文书等文物流失国外,使龟兹石窟遭到严重的破坏。其中在龟兹石窟中揭取壁画最多的是德国“普鲁士皇家吐鲁番探险队”,仅从克孜尔石窟揭取的壁画面积就达近500平方米,全是精品之作。令人更加心痛的是,流失德国的龟兹石窟壁画有一部分部分毁于二战的炮火之中,还有一分部分又被苏联红军劫走。现在,龟兹地区的文物大部分藏在德国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还有一部分散见于印度新德里、日本东京、韩国汉城、俄罗斯圣彼得堡、英国伦敦和牛津、法国巴黎,美国纽约、波士顿、华盛顿和旧金山等地。

克孜尔第224窟右甬道内侧壁 阿阇世王、王后及行雨大臣

克孜尔第224窟右甬道内侧壁 阿阇世王、王后及行雨大臣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克孜尔第224窟右甬道内侧壁 行雨大臣

克孜尔第224窟右甬道内侧壁 行雨大臣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克孜尔第219窟后甬道前壁 坐禅比丘与举哀众人

克孜尔第219窟后甬道前壁 坐禅比丘与举哀众人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作者:赵莉 新疆龟兹研究院研究员

图片提供:新疆龟兹研究院

责任编辑:张丹

上一篇:龟兹石窟壁画题材内容丰富 故事图经变画应有尽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