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兹石窟保存现状:岩体坍塌和裂隙

2017-04-27 | 文/谢文博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克孜尔石窟第107窟岩体裂隙病害

克孜尔石窟第107窟岩体裂隙病害

龟兹石窟地处亚洲大陆腹地,气候属典型的中温带大陆性干旱气候,受北部天山山系所影响,冬季寒冷且较长,夏秋两季较短,年、月、日温差大,有时暴雨骤降,洪水便顺冲沟急流而下,常使洞窟崖底遭受洪水冲刷侵蚀。冻融和热胀冷缩对岩体的破坏极大。同时,龟兹地区多大风,年平均有20天大风日,以夏季最多,最大风速22m/s,大风持续最长时间为12小时,大风出现时常伴有沙暴,风后浮尘有时持续数天。大风对松散的岩体构成风蚀破坏,形成风蚀凹槽,威胁洞窟岩体,窟区风沙大、风力强。

石窟所依附的崖体主要为砂岩和泥岩,内夹砾岩层,岩层产状近于水平。砂岩约占70 %,泥岩约占30% ,砂岩中含有大量的碳酸盐和部分易溶盐,约占36.5% ,易溶盐为Ca ( HCO3 ) 2 、MgCl2 、NaCl 、NaSO4•2H2O。砂岩胶结度很差,属钙质弱胶类型,遇水即失强度,崩解为散沙。泥岩多为粉砂质泥岩,粘粒含量较低,胶结物为碳酸盐(26.41%)与有机质。据X射线衍射分析,粘土矿物主要为Ca 、Mg (蒙脱石,5.72%) 、伊利石和少量的高岭石,属膨胀非水稳定性泥质岩石,暴露在自然条件下就能风化剥落。

克孜尔石窟第43窟旁岩体坍塌裂隙病害

克孜尔石窟第43窟旁岩体坍塌裂隙病害

龟兹石窟在公元十世纪至十二世纪的佛教与伊斯兰教的宗教纷争中,伴随着龟兹佛教的衰败而逐渐被废弃,并由此遭到较大的人为破坏。而后,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外国探险队不断在龟兹地区进行探险活动,致使龟兹诸石窟壁画遭到严重损坏,大部分洞窟内的精美壁画被野蛮盗割,造成许多洞窟的墙壁上残留下斑斑刀痕,壁画残缺不全。

龟兹石窟分布非常分散,管理困难,病害复杂,有些病害还处于不断的发育状态。从1951年至今,在党和领导的关怀下,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对石窟进行保护、研究和管理,挽救了濒于消亡的石窟和石窟壁画,有效的保护了石窟寺遗址,但还有风沙防治、岩体加固、壁画盐害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龟兹石窟和石窟壁画在自然灾害、环境侵扰、人为侵扰、保护措施以及石窟壁画本身的老化等因素的作用下,破坏严重,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病害。

克孜尔石窟第107窟前室垮塌破坏后壁画暴露在外

克孜尔石窟第107窟前室垮塌破坏后壁画暴露在外

岩体坍塌和裂隙

龟兹地区最显著的水文地质特征是季节性洪水,不仅直接影响石窟崖壁岩体的安全稳定,受其影响地下水的变化也对石窟岩体、壁画的安全造成危害。由于石窟所依附的山体可溶盐含量极高,岩体遇水极易崩解。其次石窟所在的山体植被无几,地表涵养水能力差,一旦发生暴雨出现洪流冲刷,切割岩体,形成沟低狭窄,厢壁陡峭的冲沟,冲沟形成后随着暴雨的出现而不断发育、扩大。在石窟群之中有许多较大的冲沟,这些冲沟不仅严重影响到整个洞窟所依附的岩体的安全,而且在雨季来临时,地表径流对窟顶岩体造成冲刷侵蚀破坏,最终汇聚到沟谷中形成季节性洪水。洪水发生时,水体中携带大量泥沙,砾石沿沟谷向外涌出,对沟谷两侧洞窟的根基具极强的侵蚀破坏作用。受风蚀、雨蚀和岩体裂隙,冲沟的切割作用,使得石窟岩体出现危崖体,这些危崖体具有垮塌、滑动、倾覆危险,危及石窟建筑以及游客的安全。

作者:谢文博 文博馆员

图片来源:新疆龟兹研究院

责任编辑:金属

上一篇:龟兹石窟保存现状:壁画空鼓与大面积脱落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