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兹古国历史之清朝时期
库车进入近代社会后,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列强侵略的对象。库车作为丝绸之路沿线,遗留有大量珍贵的古代文化遗迹。许多西方国家派遣专家单独或结队来到这一地区,考察并发掘各种古代遗存,并从这里带走了大批稀世的珍贵文物和罕见的历史文献。
西方及日本各国的“发掘考察”,不仅使许多古龟兹的文物流失海外,更是严重破坏了佛教遗址中的壁画,带来了不可估计的损失。
龟兹古国历史之元明时期
元蒙古汗国统一西域之后,汉文古籍记库车为“古先”或“曲先”。明朝汉文资料记其为“苦先”。
这个时期的一个重要内容是伊斯兰教传入库车地区,这个过程中,经历了佛教和伊斯兰教两种宗教对峙相持,蒙元时期对各种宗教的兼容并蓄所导致的伊斯兰教在库车诸地的散播,以及东察合台汗国时期因为蒙古汗、贵族皈依伊斯兰教并大力支持,最终导致伊斯兰教代替佛教成为当地主导宗教的局面。
龟兹古国历史之五代宋辽金时期
龟兹回鹘与宋王朝往来频繁,据文献记载,在太平兴国元年(公元976年)开始进行往来,到绍圣三年(公元1096年),这期间龟兹回鹘遣使朝贡30余次。
辽、宋时期的龟兹地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在西州回鹘的控制之下。这一时期,回鹘文化对龟兹地区影响较深,许多带有浓厚回鹘时期风格的壁画和雕塑保留至今。
龟兹古国历史之唐朝时期
​唐朝迁安西都护府治至龟兹,龟兹成为唐朝统治西域的军政中心,经济和社会文化发生巨大变化和发展。
这一时期,汉文化对龟兹地区影响较大,汉传大乘佛教在龟兹地区流行起来,石窟中出现大量汉文题记。龟兹乐舞在此时传入中原地区,龟兹乐对唐朝宫廷乐产生了重大影响,对道教音乐也有所影响。
龟兹古国历史之隋朝时期
《隋书·龟兹》中记载:“龟兹国,汉时旧国,都白山之南百七十里,东去焉耆九百里,南去于阗千四百里,西去疏勒千五百里,西北去突厥牙六百余里,东南去瓜州三千一百里。龟兹王姓白,字苏尼咥。都城方六里。胜兵者数千。风俗与焉耆同。”
隋朝时期,龟兹乐流入中原地区。隋文帝将龟兹乐列入宫廷七部乐中,隋炀帝设九部乐。龟兹乐舞传入中原,开启了中国音乐史新纪元。
龟兹古国历史之魏晋南北朝时期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政局动荡,龟兹地区经历了民族大融合的时期,并与中原各朝交往不断加强,尤其是佛教文化艺术得到很大发展。
这一时期,龟兹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发展迅速。龟兹与中原王朝来往密切,国立强盛,佛教文化发扬光大。这一时期出现许多名僧大师,鸠摩罗什大师译经传法,为佛教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龟兹古国历史之两汉时期
龟兹是丝绸之路北道上的重镇,西域都护府的设置,使龟兹成为当时西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龟兹,最早见于班固《汉书》:“龟兹国,王治延城,去长安七千四百八十里。户六千九百七十,口八万一千三百一十七,胜兵二万一千七十六人。……南与精绝、东南与且末、西南与酐弥、北与乌孙、西与姑墨接。能铸冶、有铅。东至都护所乌垒城三百五十里。”
龟兹石窟的洞窟形制可以分为以下几大类:中心柱窟、大像窟、僧房窟、方形窟、龛窟等。
 
 
有大量的表现一定故事情节的本生、因缘和佛传故事画,也有反映一部经典的经变画等等。
 
 
龟兹石窟的艺术风格基本上分为三大体系:龟兹风、汉风和回鹘风。
 
 
  新疆龟兹研究院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厅、文物局唯一驻南疆的直属文博事业单位,一直担负着对古龟兹地区的9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共600多个佛教石窟近2万平米壁画的科学保护、管理和研究任务。
  中华佛文化网是中国网络媒体专注佛教文化和艺术的官方网站,致力于传承、传播中华传统文化,保护、共赏佛教艺术精华,以佛教文化和艺术为载体,打造对外文化艺术交流的“中国名片”。
  新疆龟兹研究院和中华佛文化网携手合作,共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动“一带一路”佛教文化艺术交流与合作。